当前位置:首页 > 邱琇云 > 正文

购买货值1.72亿元的俄罗斯煤炭,印度竟使用人民币支付!专家:人民币国际化正加速推进

摘要: 每经记者 张寿林 7月1日,据媒体报道,印度最大水泥厂商超科集团进口了一批俄罗斯煤炭,并且使用人民币进行支付。据悉...

  每经记者 张寿林   

  7月1日,据媒体报道,印度最大水泥厂商超科集团进口了一批俄罗斯煤炭,并且使用人民币进行支付。据悉,这批货物的价值约为1.72亿元人民币。

  据经济日报报道,在此之前,印度曾尝试建立使用卢比结算的对俄贸易机制,但并未实现。相比之下,中国与俄罗斯有着成熟的结算支付体系,使用人民币结算对印度而言是更便利的选择。

  香港中睿基金首席经济学家徐阳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微信采访时表示,欧美国家对俄罗斯实施的制裁倒逼需求端国家使用非美货币进行交易,而人民币此时是再适合不过的交易货币,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正在加速推进。

  今年2月以来,俄乌冲突加剧了本已紧张的能源供应形势,让世界不得不正视目前对化石燃料的依赖。随着煤炭价格持续上涨,全球贸易发生一系列连锁反应。为了应对煤炭短缺的局面,众多经济体开始在全球范围内抢购煤炭。

  在其他国家禁运俄罗斯煤炭并寻找新的供应国之时,全球第二大煤炭消费国印度仍持续抢购俄罗斯煤炭,印度3月份超过66%的煤炭进口量来自俄罗斯,并计划将俄罗斯焦煤的进口量再增加一倍。

  此前,大宗商品市场咨询机构Kpler发布数据,仅3月首周,印度自俄罗斯进口焦炭和动力煤106万吨,创下自2020年初以来的新高。

  印度火力发电占比达75%,每年煤炭消费量超过10亿吨,其中燃煤电厂使用的煤炭数量超过3/4。由于去年煤炭价格走高,全年印度煤炭进口总量为2.11亿吨,与2020年的2.18亿吨相比下降了3.2%。

  目前,印度已要求公用事业部门确保在6月底前从海外进口1900万吨煤炭。在4月电力需求升至历史高点后,印度被迫在削减煤炭进口的政策上走“回头路”。

  此前有媒体报道,虽然与俄罗斯进行贸易存在“金融方面的麻烦”,但印度正在探索与俄罗斯建立卢比支付机制,以消除欧美国家对俄制裁带来的不利影响。一旦建立了新的支付模式,印度将能持续进口俄罗斯煤炭。但从最新动态来看,卢比支付机制并未顺利实现。

  另有媒体报道,由于发电厂的煤炭储量低,印度正处于能源危机的边缘,并且正在积极购买进口产品。今年第一季度,俄罗斯向印度出口的动力煤达到57.32万吨,同比增长2700倍。

  最新事件表明,尽管卢比支付机制推进不顺,但人民币支付显然解决了当下印度进口的燃眉之急。

  俄乌冲突带来的一系列连锁反应就包括美元作为国际货币地位受到削弱,在此情形下,人民币一部分代偿了国际结算货币的功能,客观上推进了人民币国际化。

  徐阳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俄罗斯遭受制裁以来,很多需求端国家不得不使用非美货币进行交易,而人民币此时是非常适合的交易货币。

  徐阳表示,从这笔交易中可以嗅到美元霸权正趋于削弱,而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正在加速实现。由于欧美国家站边式制裁俄罗斯,成员国间利益相互捆绑,将会使欧元和美元的国际地位进一步下降,同时人民币国际化将进一步推进。

  根据公开信息,2022年5月11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执董会完成了五年一次的特别提款权(SDR)定值审查。决定维持现有SDR篮子货币构成不变,即仍由美元、欧元、人民币、日元和英镑构成,并将人民币权重由10.92%上调至12.28%,将美元权重由41.73%上调至43.38%,其他三种货币的权重即欧元、日元和英镑各有小幅度下降。人民币权重仍保持第三位,新的SDR货币篮子在今年8月1日正式生效,并于2027年开展下一次SDR定值审查。

  央行在2021年9月发布的《人民币国际化》报告提到,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官方外汇储备货币构成(COFER)数据,截至2021年一季度末,全球央行的人民币储备规模为2874.64亿美元,占标明币种构成外汇储备总额的2.5%,居第五位,是IMF自2016年开始公布人民币储备资产以来的最高水平。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21年9月,全球有70多个央行或货币当局将人民币纳入外汇储备。

  记者注意到,2020年,中国银行对境内外工商企业及金融机构使用人民币的情况进行了市场调查,境外受访工商企业涵盖32个国家和地区。调查显示,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的基础进一步巩固。约有78.8%的受访境内外工商企业考虑在跨境交易中使用人民币或提升人民币的使用比例,这一比例较前几年有所上升。

  2022年6月25日,中国人民银行与国际清算银行(BIS)签署了参加人民币流动性安排(RMBLA)的协议。人民币流动性安排是由国际清算银行发起并设计的一项金融制度性安排,旨在通过构建储备资金池,在金融市场波动时为参加该安排的央行提供流动性支持。

  人民银行参与了该安排的设计,其他首批参加方还有印度尼西亚中央银行、马来西亚中央银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和智利中央银行等。

  人民币流动性安排由所有参加方共同出资建立,各方实缴资金不低于150亿元人民币或等值美元。在有流动性需求时,参加方除可提取其出资部分外,也可凭合格抵押品从储备池中借入短期资金。

  央行相关负责人评价,人民银行参加人民币流动性安排有利于加强与国际清算银行的合作,满足国际市场对人民币的合理需求,并为加强区域金融安全网作出积极贡献。

发表评论